混欧美圈,误入北极圈。脑洞特别大(诡异),其实会写文,不知道该发不该发orz。

阿饭为什么这么辣鸡

【toothcup】黑与白

呃……这里是和 @黑然为什么这么勤奋 合写文的阿饭,好像没人写于是就我们两上了
至于这么晚发是因为补充设定、查资料、想剧情和写报告去了……悄悄求原谅
文笔烂到不能再烂,所以解释一下这是(伪) 生化军事AU 注意避一下雷-_-||
OOC 是肯定会有的,请大家体谅一下【bushi】
个人对枪械了解并不多,写文的时候只好查了一下,但并不全面。
最后说一下欢迎大家评论、挑刺、嘲讽、补充、科普啊什么都可以的。

Part.1『任务』
      “风中飞?找到目标了吗?”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翅膀,无牙在通讯器里问自己的队友。“找到了,目标在B栋大楼西翼,12楼。右侧有一个防卫系统,不成问题。”冷静的女声从通讯器里传出,得到了需要的消息,无牙从飞机一跃而下。
      降落在目标对面的大楼上,无牙十分利索地收起龙翼,把自己的M82A1架起趴在楼顶待命。“目标锁定完毕,巴夫、贝尔奇,瓦斯弹准备好了没有?”“瓦斯弹搞定。”“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不能用手雷……嘿!”贝尔奇不满的小声嚷嚷被自己的双胞胎弟弟的暴击一击打断,两人飞快互掐起来,就在无牙觉得自己的耳朵要聋的时候赶来的钩牙分别给两人来了一拳。真是为民除害。无牙想,重新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他们即将引起的屠(怕屏蔽)杀上。
      “一个新兵?长官我以为你说这是重要任务?可……是的长官。”阿丝翠无语地关掉通讯,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男孩,一个新兵,开什么玩笑?!他们即将去面对的可是最冷酷无情的雇佣兵团——Dragon啊!而她眼前这个瘦弱的男孩跟去无疑是白白送死。“你知道我们要去干什么吗,士兵?”阿丝翠揉揉眉心,将近12小时的跟踪和紧绷着神经让她脑袋快炸了。“知道,阿丝翠长官。我们要去阻止那些雇佣兵,保护玛丽小姐的,还有我叫小嗝嗝。”男孩用好看的绿眼睛看着她,可好看的眼睛可不能帮他在战斗中保命。“我希望如此,小嗝嗝。”阿丝翠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小心那个夜煞,对方的狙击手,他可从不失手。”
      “呃风中飞?他们派了援兵,现在到大门口了。”肉球有点担心,多了几个变数,严重影响了任务的成功率。可那位好战的女战士却不以为然,语气里洋溢着自信“不怕,这次我们势在必得。”肉球只好叹了口气,检查了信号屏蔽弹运作正常后,离开大楼和风中飞汇合。
      暴芙那特、悍夫那特和阿丝翠寸步不离地守着受保护人,“真的需要这样吗?”小嗝嗝看鼻涕粗神经质地在房间里绕来绕去,顺便带上了窗帘,感觉有些好笑。“可别小看那个夜煞,菜鸟。他可是真正意义上的神枪手。”鼻涕粗好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搜“隐藏危险”去了。鱼脚司安慰地拍拍他的肩,也走了。神枪手啊,要是能逮到他就好了。小嗝嗝摇摇头,和大家一起进入警戒状态。
      “呃……我问一下,这个球一直都在这的吗?”“什……那是瓦斯弹快走开!”阿丝翠斥责鼻涕粗的话被瓦斯弹的“嘶嘶”声埋没,离小嗝嗝最近的鱼脚司情急之下把瓦斯弹从窗户踢了出去。可接着一个子弹飞进来,阿丝翠连忙把玛丽推开,子弹擦着阿丝翠的脸颊划过嵌在墙里,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屋里的空气霎时变得凝重起来,连一向吵闹的双胞胎都闭上了嘴。
      谁都没想到战斗会这么快打响,谁也没看清敌人身在何方。
      阿丝翠把小嗝嗝和玛丽护在身后,他们现在已经处在被动位置,孤立无援。加上一个毫无战斗力的女士和一个刚来的新兵,基本上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她所能做的也只有保护好这两个人。“长官,请让我出去,我能帮忙的!”“不行。”阿丝翠警惕地看着周围,把小嗝嗝向后推了一把。“走,上天台。45分钟后会有直升机来接应你们。”“可是……”“闭上嘴快走!”阿丝翠的怒视让小嗝嗝乖乖闭上嘴,绿眼睛里的无畏与倔强减弱了几分。他们的首要任务是保护玛丽,如果自己连这个都做不好就无疑是在给整个团队抹黑。
      阿丝翠让自己和玛丽先走自有她的原因,而自己应该听她的,这是他唯一能做的。带着玛丽跑上天台藏好,小嗝嗝有点体力不支,想到刚刚阿丝翠让自己离开却和大家留下来孤军奋战,心底划过一丝愧疚。是不是,如果自己有那么点能耐的话,大家就不必为他留下呢?小嗝嗝摇摇头,不不不,自己还有任务,要保护好玛丽,要向大家证明自己。
      抬起头看了看,丝毫没有发现直升机的影子,小嗝嗝只好把注意力转到可能可能存在的危险上。他转头望向隔壁的大楼,却在月光和远方霓虹灯的照应下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影。按理说不可能,人群应该都疏散了,那他是谁?
      “小心那个夜煞,对方的狙击手。”阿翠斯先前说过的话让小嗝嗝一下来了精神,如果他就是那个夜煞,那他们就还有希望翻盘!手忙脚乱地拿起自己的望远镜,果然看见了那个人前架着一部狙,还有他身后的那对……翅膀?!?没人和他提到这个!像是为了验证他的想法,那对漆黑的翅膀甚至还抖了抖。
      “说吧,把人藏哪了?”风中飞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的飞刀订住衣角还十分倔强的的少女,作为一个战士,她尊重她;可作为一个敌人,她下手可丝毫没留情。“藏哪了?”风中飞低下身子,用翅膀上的尖刺轻轻划过对方的脸,用温柔的语气再问了一遍。阿翠丝强硬地把头扭开,丝毫不在意自己脸上的伤。“不告诉你!”这位筋疲力尽的特警守着自己的尊严,无谓地对上风中飞金色的兽瞳,抓起手边最近的文件用力向她的脖子砸去,在对方缓神的时间把飞刀敲下,拿起自己武器的阿丝翠重新和风中飞形成对质局面。
      小嗝嗝,都靠你了。阿丝翠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去其他楼层的同伴也撑不了多久,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和玛丽一起的小嗝嗝身上了。
      并不知道大家都在为自己死撑着的小嗝嗝现在只想杀(怕屏蔽)了那个夜煞为所有人尽一份力——如果狙击手没了,他们的火力就会大大减弱。小嗝嗝趴在天台边缘,拿出之前准备的突击步枪,还好两栋楼的距离并不是太远,而且对方的注意力根本没在天台上,让小嗝嗝有机会瞄准他。第一枪打中了对方小腿,对方吓了一跳,连忙离开之前的位置,同样漆黑的翅膀在背后不安地耸动着。觉得对方想要逃跑的小嗝嗝赶紧胡乱补了几枪,看不清打到了哪,那个夜煞突然倒下了。
      “小嗝嗝?你还在吗?玛丽怎么样了?他们突然撤兵了。”阿丝翠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出来。真是好险,风中飞比她想的要难对付多了,就在她觉得要挡不住时,风中飞却突然止住了脚步,慌慌张张地撤兵离开了。阿丝翠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先打给小嗝嗝确定受保护人的安危。
      “玛丽没事,阿丝翠长官,我也是。”而且我把那个夜煞抓住了。小嗝嗝想了想,决定吧最后一句憋回去。听着阿丝翠在通讯器松了一口气,把大家叫到天台,小嗝嗝把玛丽送上姗姗来迟的直升机上。离开大楼,去找那个夜煞。
      阿丝翠比风中飞想象的要难缠,结果几顿比试下来两人都筋疲力尽,只有彼此融在骨子里的傲气勉强撑着身体行动,但风中飞没那么多的耐心。“无牙,毙了她。”风中飞抹了一把脸,向狙击手下达命令,可这次却没得到以往精确击中敌人脑部的子弹。“无牙?”风中飞有些慌心,无牙不仅是她的战友,更是她为数不多能信赖的好伙伴。“风中飞,我好像……中弹了。”无牙充斥的疲惫的声音让风中飞一下慌了脚步。“什……该死的,撤退!”眨了眨酸痛的眼睛,风中飞第一次如此落魄地离开了。
      小嗝嗝在隔壁楼的天台上找到了倒在地上的狙击手,紧闭着双眼却没流太多血。神差鬼使的,拿着枪的手又放了下来,他下不去手,自己杀不了他。可又不能放着他在这危险的地方不管,于是他只好把对方拖回了自己的安全屋。

评论(2)
热度(19)

© 阿饭为什么这么辣鸡 | Powered by LOFTER